黄道(正文)

书籍类型: 
题材风格: 
摘要: 

  寒风凛冽,鹅毛大雪将楚国染成一片雪白,楚国上下依稀可见红色的灯笼,尤其是楚都与皇宫,即便雪再大也掩饰不了皇宫的红锦绸缎。今天是楚国前太子遗孤萧褚还登基的大喜日子,也是萧褚还迎娶天下第一神医叶然为后的日子。

  然而本该喜气洋洋的凤鸾殿却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仿佛濒临死亡一般难受。

  身穿礼服的文武百官在殿里殿外跪成一片,而身批白色雪貂的叶然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萧褚还怀里,白色雪貂之下是正红的皇后礼服,礼服的颜色红的摄人心魂,不过却远抵不上她白皙嘴角的那一抹鲜红让人惊心动魄。

  躺在萧褚还怀里的叶然,原本灵动的眼眸此刻变得涣散浑浊,她撑着薄弱的意识伸手触摸萧褚还眼角的泪,心想原来这么强大的一个男人居然也会哭成这样,而且是在他即将登基的这一天,当着这么多臣子的面,就这么哭了,还真像个傻子一样可爱。

  今天原本是萧褚还风光无限的日子,也是叶然她最重要的日子?!拔岬币越狡溉?,才能抵汝美好!”这是萧褚还年少对叶然的承认,虽说是戏言,但萧诸还说到做到,只是她好像无福消受。
现在弄得如此狼狈不堪,看着这样的萧褚还叶然除了心疼就只剩心酸了。

  叶然虚弱地道:“乖,别……别哭了……”

  说完这句话时口中再次吐出鲜血,萧褚还的心又像被刀割了般生疼,原本就痛得麻木了,现在只觉更加钝痛。

  他紧紧地握住叶然的手,向叶然保证自己不会再哭,但眼泪却像海水般迸涌而出,根本控制不住,他是第一次这么失控,第一次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与眼泪,这与以往强大如神的他完全不同。

  要不是亲眼看见萧褚还哭,才让人意识到他也是一个凡人,也有七情六欲,是不会有人相信曾经无坚不摧的他此时也有软肋。

  叶然微笑着的嘴唇再次上扬,最后她将目光投向远方身着白色衣服的男子身上,大家都穿红色的衣服,唯独他一身白衣,修长笔直的身体挺拔地站在风雪中,一如既往地耀眼。长长的睫毛挡住他眼底的真情,脸上也无任何的情绪,让人无从猜想他此时的心情。
叶然气若游丝地道:

  “‘废’黄道,平……平天下,答应……答应我……”目光尽头尽是愧疚与遗憾。

  萧褚还拼命地点头答应,他早已经崩溃,责怪自己还是粗心大意了。然后带着哭腔温柔地道:

  “然然,蓝鱼能救你的,对吗?对吗……”磁性沙哑的声音里充斥着祈求与期望还有一丝不确定。

  叶然温柔地点了点头。

  蓝鱼是能救她,只不过……

  叶然的眼皮眼皮越来越沉,意识也逐渐消失,最终安静地闭上了双眼,闭眼一瞬间入脑皆是萧褚还曾经的一颦一笑。

  那些过往,乱了她的芳心,扰了她的清梦,但终究还是黄粱一梦,可惜!以前总总再美好也已经成为历史了。

黄道(正文)封面

第1章 序



    寒风凛冽,鹅毛大雪将楚国染成一片雪白,楚国上下依稀可见红色的灯笼,尤其是楚都与皇宫,即便雪再大也掩饰不了皇宫的红锦绸缎。今天是楚国前太子遗孤萧褚还登基的大喜日子,也是萧褚还迎娶天下第一神医叶然为后的日子。

  然而本该喜气洋洋的凤鸾殿却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让人喘不过气来,仿佛濒临死亡一般难受。

  身穿礼服的文武百官在殿里殿外跪成一片,而身批白色雪貂的叶然正奄奄一息地躺在萧褚还怀里,白色雪貂之下是正红的皇后礼服,礼服的颜色红的摄人心魂,不过却远抵不上她白皙嘴角的那一抹鲜红让人惊心动魄。

  躺在萧褚还怀里的叶然,原本灵动的眼眸此刻变得涣散浑浊,她撑着薄弱的意识伸手触摸萧褚还眼角的泪,心想原来这么强大的一个男人居然也会哭成这样,而且是在他即将登基的这一天,当着这么多臣子的面,就这么哭了,还真像个傻子一样可爱。

  今天原本是萧褚还风光无限的日子,也是叶然她最重要的日子。

  “吾当以江山聘汝,才能抵汝美好!”这是萧褚还年少对叶然的承认,虽说是戏言,但萧诸还说到做到,只是她好像无福消受。
现在弄得如此狼狈不堪,看着这样的萧褚还叶然除了心疼就只剩心酸了。

  叶然虚弱地道:“乖,别……别哭了……”

  说完这句话时口中再次吐出鲜血,萧褚还的心又像被刀割了般生疼,原本就痛得麻木了,现在只觉更加钝痛。

  他紧紧地握住叶然的手,向叶然保证自己不会再哭,但眼泪却像海水般迸涌而出,根本控制不住,他是第一次这么失控,第一次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与眼泪,这与以往强大如神的他完全不同。

  跪着的众臣子要不是亲眼看见萧褚还哭,也不会意识到他们即将效忠的君王也是一个凡人,也有七情六欲。

  以前世人都以为萧褚还那双深不见底的瞳孔除了会流露出逼人的寒意以外,不会流出眼泪这种凡人才有的东西,也不会相信曾经无坚不摧,步步为营的他此时也有软肋。

  叶然微笑着的嘴唇上扬,看着似在微笑,最后她将目光投向远方身着白色衣服的男子身上,大家都穿红色的衣服,唯独他一身白衣。

  修长笔直的身体挺拔地站在风雪中,还是一如既往地耀眼。男字低着头,长长的睫毛挡住他眼底的情绪,脸上也无任何的表情,让人无从猜想他此时的心情。
叶然气若游丝地道:

  “‘废’黄道,平……平天下,答应……答应我……”目光尽头尽是愧疚与遗憾。

  萧褚还拼命地点头答应,他早已经崩溃,责怪自己还是粗心大意了。然后带着哭腔温柔地道:

  “然然,蓝鱼能救你的,对吗?对吗……”磁性沙哑的声音里充斥着祈求与期望还有一丝不确定。

  叶然勉强点了一下头。

  ……

  蓝鱼是能救她,只不过……

  叶然的眼皮眼皮越来越沉,意识也逐渐消失,最终安静地闭上了双眼,闭眼一瞬间入脑皆是萧褚还曾经的一颦一笑。

  那些过往,乱了她的芳心,扰了她的清梦,但终究还是黄粱一梦,可惜!以前总总再美好也已经成为历史了。



第2章 问诊



  楚国西北边有一座狼子山,此山如同其名,形状如一头正要发起进攻凶狠的狼,弓着腰、咧着嘴,前脚高举,后脚蹬地,头高傲地抬着,欲腾空而起,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似狼头的一部分最高,耸入云霄。似狼腰身的山半腰云烟缭绕,飞鸟不绝,好似人间仙境。然而狼头却朝着楚国的国都楚都,因此历代居住在山周边的老百姓一直将此山看做不祥的山。

  在似狼尾巴处有一小木屋,离得远了或眼力劲不好很难发现在如此险恶的地方居然有人居住,有人居住也不怪,但凡武功高强的人要

阅读全文


北京快3 178| 454| 908| 472| 371| 482| 518| 673| 73| 511| 894| 494| 610| 451| 982| 994| 674| 554| 875| 129| 639| 643| 860| 371| 43| 153| 14| 957| 99| 17|